麻豆影视appios

() “该死的混蛋,我生气了,就算是拼着大人怪罪,也一定要杀了你!”一连吃了两次亏的无垢也彻底怒了,之前还有手下留情的想法,以免影响大蛇丸的计划,可是现在只想着报仇,哪里还顾得其它事情。

“吼!”

无垢仰天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身体开始膨胀,皮肤上浮现出一层层黑色的龙鳞片,身体开始不断的拉长,后背原本那一对虚幻的查克拉羽翼开始变得真实起来,转眼间一条长着翅膀,长达近百米的黑蛇出现在众人面前。

如今的羽蛇又有了些不同,最明显的是翅膀又多了两对,除了原本脖颈下一对巨大的羽翼之处,在黑蛇身体的中间和接近尾部的地方又多了两对小一些的翅膀,让它飞行的更加平稳。

羽蛇翅膀微动,飞到半空舒展修长的身体,一股独特的气息散发开来,这一刻,勘九郎,手鞠,志乃,牙以及雏田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同时一种无与伦比的恐惧从心底滋生,在这种恐惧的压力之下几乎难以动弹。。

不过几人毕竟是忍者,咬着牙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虽然还没能克服恐惧,可是勉强行动了起来。

“这,这,这,太可怕了!原来……他的体内也封印了一个怪物,这算什么,怪物跟怪物之间的争斗吗?”

勘九郎看着战场中的两个庞然大物,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同时心中有种想法,如果中忍考试都是这种怪物,这让自我们怎么混?还是赶紧回家做个好孩子吧,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看到羽蛇现出真身,就算是守鹤也傻眼了,他非常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对方跟他一样,是查克拉聚合体,是尾兽,之前虽然也在无垢感觉到类似于尾兽的查克拉,可是收获最多以为对方以前跟某只尾兽有过接触,吸收了尾兽的力量,却从来没想过对方是真正的人柱力,而且眼前的这只尾兽绝对不是他所认知中的尾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只长着翅膀的蟒蛇尾兽。

“你是谁?也是尾兽吗?为什么我没见过你?”

“我是羽蛇,大猫猫你又是谁?”

羽蛇这一开口又让守鹤愣了,因为羽蛇的声音很清脆,就好像是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一样,口气中带着一缕天真。

气质优雅双眼皮

“原来如此,你是新生的尾兽吧!”守鹤听到声音,立刻有了猜测,随后又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怒道:“混蛋!我是守鹤,不叫大猫猫。”

“守鹤?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明明是只狸猫吗?偏偏要叫守鹤。”

“闭嘴,这可是六道……咳咳!这是一位高人赐予我的法号,看在你还年轻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给你个机会,臣服于我,给我做小弟,我就放过你。”

守鹤打的主意不错,如果把这个新生的尾兽收作小弟,等将来见了九尾,一定向他好好的显摆一下。

“不要,你是坏蛋,刚才打的我好痛,我还要教训你呢。”

“哈哈哈,就凭你也想教训我,看来我得先把你打服了,也好,就让我来叫你教育你一下,该怎么尊重前辈。”

“小羽,不要跟他嗦,守鹤是九大尾兽当中尾巴最少的,实力一定也最弱,让我们一起把他打趴下。”这时候羽蛇的口中却发出无垢的声音,

“闭嘴,你这个幼稚的家伙,我们尾兽可不是用尾巴的数量来评定实力的,我们……咦!等等你跟你的人柱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能够用你的身体说话?”

“这很正常啊,难道你们不可以吗?”羽蛇用天真的口气问道。

因为羽蛇大诞生的时候,无垢就在他的体内,彼此适应了对方的力量,精神方面也可以深层次的融合了,借用对方的身体说话再简单不过,这种状态比完美人柱力更完美,羽蛇和无垢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习以为常,可是却不知道这在其他人眼中简直就是奇迹。

“这怎么可能正常,他随时能用你的身体说话,那岂不是说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掌控你,包括生命,没有丝毫自由可言。”

“不会呀,我们两个是一体的,他能掌控我的身体,同样我也能够掌控他的,我可以用他的身体吃好吃的,玩好玩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很好呀!”

守鹤顿时无语了,知道自己之前误会了,很快明白羽蛇跟无垢这种状态是双方完放开自己的内心,相互包容相互理解而形成的,可问题是尾兽跟人柱力之间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或者说从来没有,这让他有种羡慕嫉妒恨,他也想吃好吃的,玩儿好玩,可是想想自己的人柱力,无奈摇摇头,真的做不到呀!

守鹤羡慕过之后就是头疼了,如果眼前的对手和能够跟人柱力完美融合,那么尾兽就不会因为人柱力身体的限制而发挥不出部的力量,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力。

可是守鹤不行,他必须要顾及我爱罗的情况,实际上守鹤仍然被封印在我爱罗的体内,现在只是我爱罗放弃了对身体的掌控,让守鹤的查克拉散溢出来,形成了

尾兽的躯体,这种状态根本维持不了多久,每时每刻都在消耗我爱罗的力量,如果时间长了会对我爱罗造成严重的损伤。甚至可能危及生命,所以必须想办法速战速决,否则一旦拖延下去,我爱罗的身体承受不住,那就输进来。

守鹤想速战速决,同样羽蛇这边也不想拖延时间,“小羽,别嗦了,我们快点把这只肥猫打趴下,然后收集卷轴,去高塔汇合,我还要争第一个到达高塔的人呢?”

“好的,马上动手,大猫猫,看打。”

羽蛇双翅一震,向守鹤杀去,这正合了守鹤心意,当然不会退缩了,迎面冲来,接近羽蛇的时候,四肢用力一瞪,有些肥胖的身躯跳到半空,爪子狠狠的抓向羽蛇。

羽蛇在空中轻轻一扭,避开这一爪,守鹤一个空翻,从与蛇身边掠过,尾巴用力一甩,狠狠地抽向羽蛇的腹部,却是守鹤耍了个心眼。

可是羽蛇有预知能力,守鹤又岂能瞒得过他,知道会这样,早就做了准备,蛇躯翻转,避开这一尾巴,然后羽翼如同利刃一般,狠狠的斩在守鹤的背上。

嗷!轰隆隆!!

守鹤发出一声惨叫,被翅膀扇飞出去,落地之后一连滚了好几圈,撞倒了数十棵大树,这才停下来。

“该死,该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尾兽玉连弹!”

守鹤张开大嘴,一口气将尾兽查克拉分成几个部分聚集,连续喷出,如同机关枪一样。

不过羽蛇却是乐了,他最喜欢这种攻击了,通过恐惧感知,了解了守鹤的攻方式,那一颗颗小型尾兽玉被轻易地夺过,落在的森林当中,轰出一个个大坑。

“羽之千本!”

羽蛇在空中一个盘旋,随着翅膀甩动,一根根羽毛脱落,如同利矢一般向守鹤射去。

守鹤根本来不及躲避,身体中了十几根羽毛千本,疼着他惨叫连连,可是这还没完,很快守鹤就发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这些羽毛上每根都挂着一颗黑球,分明是小型的尾兽玉。

“不好!”守鹤惊叫一声,身体用力晃动着,想要把羽毛抖下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轰轰轰轰轰……

随着一连串的轰鸣,守鹤被烟雾淹没,其中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声,过了好一会,烟雾散去,露出守鹤的样子,身上下坑坑洼洼,凄惨极了。

这种情况下,守鹤要顾得会不会伤及我爱罗的身体,涌出更多的查克拉修补起来,很快一个完好无损的守鹤就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过所谓的玩好也只是表面上,具体情况如何,只有守鹤自己清楚。

“只会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有种跟我正面上,你敢吗?”守鹤也是没办法了,继续这么下去基本上没有胜算,所以耍起了激将法。

“有什么不敢的,谁怕谁呀?”要是别的尾兽都已经活了一千多年,多半不会中计,可是羽蛇从出生到现在实际上不过半年时间,哪怕因为跟无垢心意相通,能够共享一些知识,可是毕竟小孩子心性,被守鹤这么一激,立刻张开大嘴,查克拉迅速汇聚,慢慢形成一颗直径数米的尾兽玉。

守鹤一看自己的计策奏效啊,顿时狂喜,同样也开始汇聚尾兽玉。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两颗尾兽玉几乎同时成型,没有丝毫犹豫,两个庞然大物同时将尾兽玉轰向对方砸去。

两颗尾兽玉相遇,狠狠地撞在一起,随着一声轰鸣,强大的能量冲天而起,漫天四溢形成无比强烈的冲击波,一颗倒扣的圆罩笼在地面,由内向外不断冲刷着森林,地面剧烈的震动着,肆虐的狂风吹袭,天空的云层滚滚散开,乱石,木头纷飞,一副毁天灭地的景象。

在周围观战的一群人眼见强风袭来,各出奇技抵挡,君麻吕手一拍,身前冒出一根根白骨,并排而立形成一堵骨墙,白双手按在地上,一座冰山从地底升起,两人虽然离得近,遭受的余波冲击最大,可是实力够强,很轻松的把余波挡了下来。

离得远一些的11班三人,牙和雏田看到这毁天灭地的景象,本能的转身欲逃,可是却被志乃一把拉住,让他们躲在自己身后,然后抬起手臂,解除封印,一颗黑色的球体出现,一阵蠕动之后,化作黑色的盾牌挡在身前,把自己和雏田,牙都护住,任凭两颗尾兽玉的余波如何冲击,都没有丝毫晃动。

手鞠和勘九郎姐弟俩就倒霉多了,勘九郎是傀儡师,没有好的防御之法,只能躲在自己的傀儡身后,在强风吹袭之下,那些树木,石头砸在傀儡上面,剧烈的晃动,被砸得连连后退,手鞠也好不到哪里去,用力挥舞着着自己的大扇子,把砸过来的树木和石头扇飞,可是难免会有漏网之鱼,被砸的鼻青脸肿,不过最后总算加持下来。

待烟尘散尽,众人看向场中,却见森林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坑,直径足有数百余米,地下水不断地涌出,照这种情况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这里就要变成一个湖泊。

“我们再来!”羽蛇那

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再次将查克拉汇聚在口中,黑色的尾兽玉由小变大,准备开始第二轮攻击。

守鹤本来也打算再次凝结尾兽玉,可是刚刚张开嘴巴,就感觉到灵魂深处传来一种虚弱感。

糟了!这种情况守鹤再清楚不过,这是我爱罗的身体达到极限的缘故,刚才那记尾兽玉已经让他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了,要是继续凝聚尾兽玉很可能会危及我爱只的生命。

这种情况守鹤最好的办法就赶紧认输,或者是先行逃走,可是他又实在拉不下这个脸。

眠看羽蛇的尾兽玉即将成形,守鹤一咬牙,猛然冲过去,要趁对方尾兽玉还没有完成形将其打断。

可是羽蛇早就感知到了守鹤仍想法,哪里会如他所愿,身在半空,一边躲避一边继续凝聚尾兽玉,当尾兽玉彻底成型,羽蛇一甩头,尾兽玉如同坠落的陨石一般,像守鹤打下。

守鹤感觉身发冷,极度危险的感觉传遍身,守鹤奋力向旁边一跃,避开了尾兽玉的正面冲击,落在距离他二十几米远的地方,尾兽玉轰然炸开,虽然比之前两颗尾兽玉相撞爆发的力量差了些,可仍然不可小视,狂暴的力量将守鹤直接掀飞出去,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身体被炸得残破不堪。

等守鹤挣扎着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忽然僵住了,因为他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刚才爆炸的余波将一块石片砸在了我我爱罗的脑袋上,鲜血直流,受到疼痛的刺激,我爱罗马上就要醒过来了。

这下守鹤真的急了,我爱罗一旦醒过来,他就无法在掌控身体,只能缩回封印当中,凭我爱罗现在的实力,肯定不是对敌人的对手,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他是尾兽,就算死去过一段时间也会复活,可是我爱罗呢?相处了十几年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守鹤也不希望我爱罗这个小鬼就此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