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成人app色系

其实不止这一次,每一次征明,黄太吉都会派人向崇祯提出类似的条件,虽然明知道崇祯不会同意,但黄太吉却依然孜孜不倦,为了就是占据道义上的高点,将战争的责任,推给崇祯。

这一次也不例外。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崇祯面对的局面比以前更加严峻,不但是家国百姓,连自己的儿子都被围在通州城,危在旦夕,这种情况下进行谈判,黄太吉自认更加有利。

一边向崇祯发出谈判的消息,一边猛攻通州,黄太吉的两手策略玩的无比娴熟。

不过通州城的坚固,却是超过他的想象,十几天的攻城战,不但没有能打下通州,反而折损了不少的兵马,暴毙前的鼻血,并不完是因为豪格的败仗,和多尔衮的遇刺,更多的其实是因为通州之败的挫折。

现在黄太吉死了,多尔衮和代善商议,两人决定继续推进和明国的谈判,反正都要撤军,如果能从明国那边获取到什么好处,那就是再好不过了。于是,他们放回了更多的被俘明军将官,并加码告诉他们,天津水师的救兵已经被我大清击败了,通州城破就在一两日,你们崇祯帝如果再不答应我大清的条件,就等着为他儿子收尸吧!

众将官唯唯诺诺而去。

多尔衮独留下了在运河之战中俘虏的最大人物,保定军监军太监申春秀。

多尔衮说,申春秀尚有其他用处,此时还不能放。

其实,和明国的谈判能不能成功,对多尔衮来说,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向众人显示,他会继承和发扬黄太吉身前的一些遗志和做法,以收拢更多的人心。

“狼子野心!”

深夜,索尼鳌拜图尔格三人聚集在一起,对多尔衮的所作所为,十分忧心。但忧心归忧心,他们却无法可想,更不能做什么事情,一切的一切,都只能等小主子豪格回来再说。

长发气质美女古典写真清新优雅

……

黄太吉身死的第二天黄昏,得到消息的阿济格急急赶回。

和其他人的悲戚不同,阿济格装也懒得装一下,一脸的满不在乎,黄太吉的死,不令他悲伤,反而令他眼生喜悦,不过在知道多尔衮遇刺,而且刺客就是自己的亲卫之后,登时就吓的他变了颜色。

豪格不归,两黄旗非常着急,尤其是在知道豪格兵败子牙河之后,那些一心想要把豪格推上大位,继承黄太吉遗志的重臣就更是坐不住了,于是,正黄旗副都统谭泰,领兵三千,前去接应,其他人在营中继续等待。

而在等待的平静中,两黄旗和两白旗剑拔弩张、相互提防的气氛,也渐渐浓重起来,黄太吉身死,两黄旗上下都有惶恐,担心多尔衮一旦继位,那么,这些年来被压制的两白旗,一定会夺回他们应该的所有,最起码,会再一次的换旗,两白旗重新变成两黄旗,而两黄旗则是要降级,变成两白旗了,这是两黄旗上下不能接受的,虽然豪格兵败了,但他们对豪格的支持,却一点都没有降低,不止为了豪格,也不止是效忠黄太吉,更是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

同样,两白旗这些年被两黄旗压制,受了不少的鸟气,黄太吉临死之前,多尔衮又被刺杀,这样两白旗不能不怀疑,黄太吉为了帮儿子除掉障碍,不惜在临死之前,派人行刺多尔衮。

黄太吉和两黄旗如此可恶,他们怎么能再忍受?

不过紧张归紧张,但双方都还有理智,都还克制,都深知现在身在敌国,皇帝驾崩的情况下,不能内讧,一切的恩怨,还是留到出关之后、拥立新君的时候再说吧。

两黄旗和两白旗紧张,两红旗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一次入塞,继去年之后,两红旗再一次吃了败仗,损失了两千多旗丁,原本两红旗的实力就弱,这一来,就更是雪上加霜了,旗中将领都是忧虑,听闻多尔衮遇刺,黄太吉身死,一向冷静的代善也乱了分寸,不过老代善非常懂得“调和鼎鼐”四个字,也非常清楚自己和两红旗的角色,在如此巨变面前,他竭力安抚双方的情绪,尽力扮演好中立和调和者的角色,两黄旗和两白旗斗而不破,也有他代善的功劳。

不过老代善再能调解,但有一件事他是调解不了、压制不住的,那就是大位之争。

多尔衮和豪格,终究还是要争一场的。

老代善忧虑无比,长吁短叹,他知道,回去盛京,到了崇政殿,才是双方刀光剑影的开始。

八旗如此,汉军旗蒙古旗也都是惶恐,虽然黄太吉的死讯被封锁,连汉军旗的诸位旗主和都统,都被瞒住了,但多尔衮遇刺的事情,却在军中暗暗流传,同时,黄太吉一连数天没有见面,没有召见群臣,也令他们不安,心中都不禁怀疑:难道刺杀睿亲王的刺客,真是皇上派去的?如果是,那大清肯定就要内乱了,既然内乱,哪还有什么心思征明?

两天后,一匹快骑急急奔进建虏大营。

随即,一个消息在营中传开,说正黄旗的人马已经接到了肃亲王豪格,现在正护送豪格回转,距离大营不过四十里了。

听到这个消息,两黄旗上下,都是长长送了一口气。

不管这样,他们总算是有主子了。

两白旗却都是拉下了脸–如果豪格死在子牙河就好了,皇位就是睿亲王的了,省的再争,现在豪格归来,皇位,免不了又是一场争夺,不过和十几天前相比,两白旗的信心已经充足了很多,在黄太吉身死,豪格兵败的情况下,那些原本支持豪格的人,应该会转向睿亲王吧?

黄昏。

两黄旗所有佐领以上的大臣,连同两红旗和留在营中的正蓝旗大臣,都在营门外列阵,迎接豪格的归来,而两白旗只是象征性的派出了两个低阶将领,两黄旗的人见了,都是心中忿忿,不过却也不敢言。

“哒哒哒哒……”

先是烟尘踏起,接着马蹄声响,豪格终于是归来了。

正黄旗骑兵开道,谭泰身披甲,亲自护卫在豪格身边,而在两人身边,是正蓝旗三百精锐白甲兵,众人簇拥之中,豪格一脸疲惫,神情低落,何洛会和张存仁也都是垂头丧气,何洛会的头上,更是缠了纱带,俨然是受伤不轻,原来为了将功折罪,何洛会在玉带河亲自冲锋,为豪格冲出了一条血路,自己却中箭落马,幸亏亲卫拼命营救,不然他就死在玉带河了。

归来的军士如此少,而且一半以上都带着伤,营门口的诸位重臣,都已经清楚意识到,肃亲王的败仗,比想象的更惨烈啊,败的更彻底啊……

大清以军功立国,肃亲王在这般关键时刻,却恰恰打了败仗,想要继承大位,怕是难了。

迎接的群臣中,汉臣范文程祖可法等人,都在心中叹。

多尔衮的大帐中。

亲卫都在帐外守候,多尔衮,多铎,阿济格三兄弟正聚在一起密议。

多尔衮遇刺之事,震惊了所有人,多铎和阿济格两人也不例外,尤其是阿济格,他派出的亲信心腹廓步梭,竟然变成了刺杀多尔衮的刺客,这令他万万想不到,听到消息的第一刻,他冷汗就涌满了身,回到大营的第一件事,并非是到黄太吉的棺前跪拜,而是来见多尔衮,向多尔衮解释,廓步梭绝不是他授意,一切他都蒙在鼓里。

对阿济格的解释,多尔衮完相信,他也完没有怀疑阿济格,阿济格没有有动机,也没有理由,如果他死了,阿济格得不到任何好处,说不定还有坏处,无论从哪个方面讲,幕后指使之人,都不应该是阿济格。

再者,如果阿济格真要杀他,绝不会笨到使用身边的亲卫,那岂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不是阿济格,多尔衮又坚定以为,不会是黄太吉,那么好像就只剩下豪格了。

除了豪格,在建虏内部,他想不出还有想要置他多尔衮于死地的人。

至于廓步梭会不会是被明人收买?从多尔衮以下,所有人都认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廓步梭是女真人,他或许可能为其他主子卖命,但绝对不会为听从明人的指令,为明人卖命。

事情成了疑案。

而在黄太吉身死,大位悬空的情况下,多尔衮三兄弟此时也顾不上过多的讨论幕后凶手的问题,在加强警戒的同时,现在他们日议夜议的,就是如何在公推中占据上风,击败豪格?同时的,对黄太吉可能留下的一些后手,提前进行预防和扼杀。

“小耳垂回来了,但兵马只剩下三千人不到,其中,他正蓝旗的旗丁,只有一千八百人,一个月前,他可是率领四千六百名正蓝旗的满编旗丁,一共两万大军出征的,现在十人只回来一人,足足损失了三千旗丁,败的如此凄惨,我看他有何面目争夺大位?”

听闻豪格回营的惨相,多铎忍不住幸灾乐祸,笑了起来。

阿济格也是笑。

多尔衮想的却很远,他脸色凝重;“正蓝旗大败,我大清实力受损,有什么好高兴的?”

多铎和阿济格这才不笑了。

多尔衮站起,肃然:“走吧。豪格回来,人到齐了,该商议如何退兵之事了。”

……

两黄两白两红正蓝,包括蒙古汉军旗的旗主大臣,不待召唤,此时都已经在黄龙大帐外聚集了,人人脸色凝重,眼露忧虑,征明不利,损兵折将,皇帝好几天没有露面,睿亲王遇刺,肃亲王兵败,每一个人似乎都能感觉那山雨欲来风满楼、争斗将起的强烈气息。

当多尔衮三兄弟出现时,大帐前的文武众将急忙为他们三人闪开道路,并躬身行礼。

再近五十步,来到两黄旗白甲兵严密看守的中军大帐前,多尔衮三人都摘下头盔和佩刀,交给侍卫保管,然后像黄太吉还在时那样,依次进入黄龙大帐。

走到最前面的阿济格,左脚刚迈进大帐,就听见里面传来哭声,

是豪格。

他正哭的撕心裂肺–阿玛,皇阿玛啊~~~孩儿不孝,孩儿不孝啊~~~呜呜……

谭泰率兵接应豪格,不过在回营之前,他并没有告知黄太吉驾崩之事,豪格一直到进了父亲的大帐,才惊觉不对。

而后,抑制了很久的两黄旗八大臣都是跪地大哭,豪格这才知道了真相。

一时,豪格又痛又悔,伏在黄太吉的棺上,哭的撕心裂肺,几乎是晕过去了。

没有了阿玛,他可怎么办?

他如何是多尔衮兄弟的对手?

不止自己,自己年幼的五六个兄弟怎么办?

恨自己不听阿玛的教诲,在河间府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不然不但不会有河间府的大败,说不定他还能及时赶回,见上阿玛最后一面呢,豪格虽然短谋,但却绝对孝顺,他越想越痛,越想越悔,大臣们根本劝不住。

直到代善赶到,好一番的劝,提了“国事为重”,豪格的哭声才稍微压制了一些,不过却依然止不住。

代善之后,多尔衮三兄弟就进入了大帐。

他三人一进帐,帐中气氛立刻就有不同。

两黄旗八大臣,豪格,他们都是一体的,代善中立,但多尔衮他们三兄弟却是自成一体,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两黄旗的竞争对手,看到他们三人,两黄旗八大臣都是心中一凛,目光和气氛,自然就不同了。

阿济格和多铎都是扬着下巴,对八大臣根本不屑一顾,在他们两人看来,你们八人都是我爱新觉罗家的奴才,黄太吉死了,你们像是丧家之犬,根本不值得我们兄弟多看一眼。

多尔衮却是冷静庄重,先向黄太吉的大棺行大礼,伏地痛哭,然后起身向代善行礼,叫声二哥,再向八大臣点头致意,最后走到豪格身边,低声劝慰。

虽然知道多尔衮是在演戏,但八大臣却也不得不点头赞同,不管内心怎样,起码表面上,多尔衮对先帝和两黄旗的尊重,是令人挑不出毛病的。而对待豪格的态度,也有叔叔对侄儿的样子,不像阿济格和多铎,虽然对黄太吉的大棺跪拜,但对豪格却完不理不顾。

————感谢“不爱会怎样”和“神马赛克”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