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app懂你更下载安卓

还没等张扬再抽他,问问他,你丫的狂到没边了。

金琉璃就惊叫出声:“月归龙也没杀死?”

她才叫出声,就见外面闯进来一人,狼狈不堪,赫然是冷月皇朝黑衣侯季少龙,他看到这里的景象,一脸的懵,看到张扬,脸色大变。

“你不是黑衣侯季少龙吗,冷月皇朝名列前十的武道侯爵。”炎赤火道。

季少龙赶紧绕过去,来到金琉璃近前,单腿跪地,道:“季少龙见过公主,我是军师安排渗透冷月皇朝的内线,今日奉军师之命要让月归龙圣体反噬而死,不想张扬为祝贺月归龙成就圣体,送他一枚圣心珠,致使计划失败,还请公主责罚。”

他给出了答案。

在场的人,再次将目光部投向张扬。

很多人又一次无法淡定了。

黑袍军师亲自布局,亲自出马,真身被张扬擒拿。

如今布局针对月归龙,居然也被张扬间接破坏,这就很难说巧合了。

一次是巧合,两次呢?

武道中人,对于运道这类事情尤为重视,因为每个武道中人这一生的际遇太多太多,但凡修炼到开天境,估计都有几十次,甚至上百次大小不一的际遇。

美好夏天的彩虹

所以格外看中这冥冥中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故而看向张扬的目光变化更大了。

要知道,张扬来此,可是携带着屠戮十大圣人,百多尊大无量,屠戮黑狼骑,屠戮诛月军,邀请佛仙隔空一击灭太虚皇宫,引发西漠大地大动荡大变革的威势前来的。

如今居然再对黑袍军师占据面上风,怎不让他们产生更多的联想,甚至是遐想。

“我说了,我一生不败,品尝一次失败的滋味,没什么。”黑袍军师有点不耐烦了,冷冷的道:“张扬,沟通月归龙,否则你会后悔的。”

张扬气笑了,一巴掌抽过去。

黑袍军师被打的火冒三丈,再也无法淡定。

他高高在上习惯了。

哪怕是自我心理调节很厉害,被这么抽来抽去的,也已抓狂。

黑袍军师冷幽幽的道:“再不沟通月归龙,你与他会从兄弟变成仇人。”

“说的你好像多厉害一样。”张扬道,“行,我也想看看号称一怒西漠惧的黑袍军师有多可怕。”

他取出通灵圣石,当面沟通。

圣石光晕迷蒙,映照出月归龙的身影,在其身后,还有冰玉颜,古千目的身影。

张扬和月归龙相视一眼,微微点头。

月归龙是惊魂刚定,仍旧掩饰不住的疲惫,但还是向张扬投送谢意。

他这次能够活下来,多亏圣心珠。

他更加知道这圣心珠的价值。

他也清楚是他早前赠送归一子珠的原因。

但,这次是救命。

他知道欠张扬的太多了。

“月兄,这位就是黑袍军师,被我抓住了,我带着来虚天阁找太虚皇朝的人算账,这厮非要说你会求着我放过他。”张扬简单的做了介绍。

月归龙,古千目明显露出震惊,骇然之色,他们显然也被这个黑袍军师被擒拿的事情给深深地刺激到了。

很快,月归龙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他双目闪烁着凶光的盯着黑袍军师。

他太清楚了,冷月皇朝之所以沦落到如此的地步,可以说黑袍军师是最大的幕后黑手。

他要看清楚这个害的冷月皇朝如此凄惨的幕后黑手的样子。

黑袍军师一脸轻蔑的道:“月归龙,你很走狗屎运,如非张扬意外给你的贺礼是圣心珠,你早死了,而且可悲的死在一个假的玉蝉身上。”

“黑袍军师!”月归龙寒声道,“你好歹毒的手段。”

很明显,他已经知道那是假的玉蝉。

黑袍军师狞笑道:“你不该是问一问我,如何知道有这么一个怀了你孩子的女人存在吗,而且还能够找一个以假乱真的女人,差点害死你。”

“你把玉蝉怎么样了。”月归龙怒道。

“不要紧张,她很好。”黑袍军师笑声愈发的阴森,“我要留着她,好好养着她,让她诞下你的孩子,然后再送回去,让这个孩子继承冷月皇朝的皇位,再通过这个孩子,将你们冷月皇朝控制在手中,你说我这计划好不好。”

在场的人都听得不寒而栗。

这手段,太恶劣。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手段还真的可行。

月归龙气的浑身颤抖,然后在黑袍军师阴笑中慢慢地平静下来。

“你以为我说出来,我就做不成了?我要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黑袍军师仍旧是说不出的自负。

张扬抬手又是一巴掌,抽的黑袍军师头发懵。

黑袍军师凶狠的看向张扬,又要发飙。

通灵圣石呈现出来的月归龙彻底平静了,他从储物袋里面取出一个玉盘,是一宗圣宝,滴一滴自身的血在上面,玉盘涌动圣光,月归龙在光芒之中显得愈发的神圣,他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虚天阁内。

“黑袍军师,这次你千算万算,还是出了差错。”

“我就是担心你们太虚皇朝的人渗透进入冷月皇朝太深,无法确定玉蝉是否真的安,所以通天山之战回去后,我就知道我即将成就圣体,就在玉蝉身上留下守护之妙,只要我成就圣体,以此圣盘,可让她无论在任何地方,都可来到我的身边。”

话落,圣盘光芒爆闪,月归龙随手一抛。

圣盘落地,放大。

光芒闪耀中,一个与被杀的孕妇一般无二的怀有七八个月身孕的女子出现在圣盘之上,迷茫中看到月归龙,惊喜的扑过去。

这一幕让黑袍军师露出意外之色。

“你发现我老早暗中派人暗中盯着他了?”黑袍军师道。

月归龙道:“没有,我只是以防万一。”

黑袍军师面色变得很难看,沉声道:“天意,这次失败也的确该让我意识到以后要更加周密才行,哪怕是任何意外都不能出现,不过,没关系,区区一个女人而已,不足为虑,我仍可自救,我说过,这世上没有人可以杀我,除非我自己想死,只要我活着,只要我能说话,就没有人可以……”

砰!

张扬又是一巴掌抽过去,这次力量很大,直接将黑袍军师抽的眼前发黑,差点栽倒在地,随后又被张扬捏住脖子,提在半空中,他轻笑道:“你说话就能杀人,说话就能掌控大局,啧啧,真厉害,我决定了,我不让你说话了。”

他环顾四周,道:“从现在开始,我掌控大局,一切听我的。”

黑袍军师痛苦的四肢乱蹬,脸红脖子粗,呼吸困难。

他这样子看的在场所有人都恍然,这是那个一怒西漠惧的黑袍军师吗?

他居然也有如蝼蚁般被人掌控生死的时候。

“张扬,你好胆,敢对军师动手,不怕我太虚皇朝灭了你苍莽大森林吗。”金琉璃大怒。

张扬偏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手上力道加重。

黑袍军师顿时生不如死,奄奄一息。

金琉璃脸色大变,她还想发狂,被风过龙急忙提醒,这才从那一贯的嚣张霸道中醒悟过来,现在是她求人的时候。

她咬着牙道:“你要怎样才肯放人,也请你想清楚,我太虚皇朝……”

张扬直接打断道:“得了吧,太虚皇朝怎么了,我屠了你们十个圣人,也没见你们如何。”

金琉璃咬碎银牙,浑身栗抖,这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敢如此藐视太虚皇朝,而让她只能隐忍的,因为是事实。

“你要如何才肯放过军师。”金琉璃咬着牙,生硬的道。

张扬道:“黑袍军师杀我兄弟,杀我朋友,要让我息怒,很难啊。”

金琉璃怒道:“月归龙,冰玉颜,古千目都好好地,何曾杀了。”

张扬对通灵圣石内的人道:“你们被杀了。”然后一脚让通灵圣石收敛光芒,没了月归龙等人的身影,他说道:“所以你们要赔偿。”

只留下虚天阁内所有人一脸的懵逼。

这也可以?